麻豆传媒狠狠撸撸你妹

轰!轰!轰……

战况颇为激烈,不管是远处的安镧与曹宏图,辛克雷蒙等人,还是近处的曹武与安硐,都打的难分难解。

安镧的实力果然强悍无比,即便对上了曹宏图和辛克雷蒙两人,也游刃有余,丝毫不落下风。

此刻曹宏图和辛克雷蒙的面色就比较难看了。

他们原以为两人合力,必能快速斩杀这位机械族域主。

没了机械族域主的护佑,王腾根本不算什么。

然而结果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,这机械族域主实在强的有些离谱。

明明都只能发挥出宇宙级巅峰的实力,可是他们就是拿不下这机械族域主。

拖的时间越久,他们就越焦急。

倒是曹武这边越打越猛,那名阻拦他的机械族武者不断后退。

时间就在这样的情形中慢慢流逝。

一分钟!

游乐园少女

两分钟!

……

“滚开!”

曹武与机械族武者缠斗半天,眼见时间不多,顿时怒喝一声,手中战刀疯狂斩出,一道道刀芒向机械族武者笼罩而去。

轰!

机械族武者仓促躲避,还是被斩中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曹武也不去管他,径直冲向王腾。

“杀!”

曹武已经杀红了眼,一句废话都没有,冲上来就是一刀。

王腾目光一凝,有些惊讶于这曹武的凶悍。

不过他并不惧怕,虽然他只是刚刚晋升恒星级,但本身的战力却非同一般。

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一道流光猛地从他身上疾驰而出。

月金轮!

铛!

下一刻,月金轮在空中高速旋转着,与曹武斩来的刀光轰然相撞。

一声金属颤鸣声传出。

刀光应声而碎。

曹武完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,身形被月金轮所携带的巨力击退了十数米,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愕然。

“再来!”王腾目光平淡,冲着他伸出手指勾了勾。

这幅模样充满了挑衅。

曹武的面色一寒,原力汇聚,凝聚出无数刀芒,纵横交错,将王腾四周的空间尽数封锁。

“我看你怎么挡!”

王腾面色微变,心中微微凛然。

如果只是恒星级武者的攻击,他完可以靠自身硬扛下来,但曹武却是宇宙级武者,他的战力就算再强,也不敢硬接他的攻击。

“王腾!”

那名被击退的机械族武者安硐面色大变,向这边赶来。

而另一名被重伤的机械族武者,其身上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,立刻冲向曹武,想要阻拦他。

但他们都来不及了!

“王腾,放开我妹妹,饶你不死。”曹武面色狰狞,大喝道。

“哈哈哈,你护不住他了。”

远处的曹宏图和辛克雷蒙看到这一幕,皆是哈哈大笑。

安镧面色大变,想要丢下两人,赶过去救援。

曹宏图和辛克雷蒙两人自然不会让他如愿,死死的缠住了他。

王腾顿时陷入绝境。

让曹武没想到的是,王腾竟然丝毫不抵挡,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刀光降临。

曹武面色一变,曹姣姣还在王腾手上,他刚才只是想逼王腾就范,并不是真的想直接杀了王腾。

他的攻击若是落在王腾身上,其手中的曹姣姣必然也难以幸免。

然而王腾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面对如此生死危机,他居然没有任何畏惧,更没有放了曹姣姣换自己活命的打算。

这混蛋这么莽的吗!

轰!

轰鸣声响起,那一道道的凌厉刀光终于落下,可怕的余波横扫四周,劲风吹拂王腾的头发。

但他毫发无伤。

曹武在最后关头硬生生扭转了刀光,落在了王腾左侧位置。

他不可能连曹姣姣一起杀死。

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要六亲不认,连妹妹一起杀了呢。”王腾拍了拍胸口,一副吓坏了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曹武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。

为什么?

这家伙难道不怕死吗?

他面色阴沉,心中涌出一阵浓浓的无力感,面对王腾,他一个宇宙级武者居然毫无办法。

“……”远处的安镧心中不由松了口气,同时也有些无语。

太尼玛刺激了!

王腾这家伙简直不要命了,这都敢赌。

万一那曹武要是狠一点,他的小命可就交待在这里了啊。

曹宏图和辛克雷蒙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,脸色像吃屎一样恶心,这个结果也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。

莫名的感觉很……操蛋!

“你这个疯子!”曹姣姣原本以为自己会得救,谁想到王腾竟然宁死也不放过她,让人郁闷的想吐血。

“我也很害怕的啊。”王腾幽幽道。

“我信你的鬼!”曹姣姣出离的愤怒。

曹武也是愤怒异常,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。

“不过真是要谢谢你。”王腾突然对曹武笑道。

话音落下,四周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五分钟时间本就不长,他身前的万兽真灵焰终于将所有的火焰吸收完毕,整条火河干枯,只留下一条深邃的河道。

这条河道就是空间之力构筑而成,因此当火焰消失之后,就只剩下虚无。

并且似乎没了支撑一般,河道周边的空间开始坍塌,一寸寸的崩裂开来。

王腾立刻抽身飞退,远离崩塌的河道。

曹武看到这一幕,整个人都不好了,内心无能狂怒。

不过他也不敢在河道上空停留,立刻向着河道之外飞去。

咔嚓咔嚓……

碎裂声传出,河道的崩塌速度极快,转眼间就形成了一道恐怖的空间裂缝。

这边的情形也让安镧等人停下了战斗,纷纷远离。

就算是域主级强者,面对空间的坍塌现象也不敢靠近丝毫。

安镧回到王腾身边。

“你这家伙实在太冒险了。”安镧忍不住抱怨道。

“富贵险中求嘛。”王腾笑道。

曹宏图等人则是与他们远远对视,面色极为难看。

这该死的王腾,居然真的被他成功了!

“撤不撤?”安镧看了曹宏图等人一眼,转头问道。

“撤,既然已经拿到了火焰,当然该撤了……”王腾点头应了一声,只是话还未说完,突然愣住:“嗯?”

只见前方河道坍塌形成的空间裂缝居然还在扩大,周边的空间一寸寸的裂开,仿佛要将天空撕裂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