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下载下载

身为大魏皇后的妹妹,听过桓郁的话之后,萧姵却并不觉得高兴。

大魏的后宫平静么?

以世人的眼光来看,的确是平静的。

后宫中尊卑有序,十多年来没有夭折过一位皇子和公主,没有枉死过一位妃嫔。

别说皇室,就连高门大户之家都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可又有几人知道,这其中大姐姐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。

桓郁见她的谈兴突然间就淡了,疑惑道:“是不是困了?”

萧姵杵着下巴,凝视着渐渐暗下的油灯:“不困,就是觉得女子的一生其实挺没意思的。”

桓郁拿起剪刀把灯芯剪掉一段,油灯很快又恢复了明亮。

“因为皇后娘娘?”他放下剪刀问道。

对于桓郁敏锐的洞察力萧姵已经习惯,而且她不止一次领教过他开解人的功力。

她索性把心中所想都说了出来。

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

“算是吧……大姐姐比我年长十四岁。为了替母亲守孝,她十七岁才出嫁。

在她出嫁之前,姐夫身边已经有了侧妃和几名侍妾。

当然,比起如今的后宫,那时东宫的女人其实也算不上多。

可就是这么几个女人,却把东宫闹得乌烟瘴气。

轻寒哥哥的长姐花贵妃,那时还是太子侧妃。

她是个性子冷清的才女,不擅长打理内宅事务,更不屑与那些侍妾争宠。

即便如此,她依旧被卷入了女人们的斗争中,甚至还失去了一个孩子。

直到大姐姐做了皇后,下狠手把那些女人整治了一番,规矩才重新立了起来,后宫也才有了如今所谓的平静。”

“算了……”萧姵挥挥手:“这些女人家争来抢去的事情连我都觉得烦,更何况是桓二哥。”

桓郁道:“小九的意思是我很迂腐?”

萧姵挑眉:“难道不是?”

两人都微微愣了愣,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。

萧姵捂着肚子笑道:“不行了不行了,我得赶紧回去睡觉,再聊下去今晚该睡不着了。”

见桓郁想要起身,她忙抬手制止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桓二哥就不用送了。”

话虽如此说,桓郁还是目送她走进隔壁的房间才作罢。

其实他很想对这个最不像女孩子的女孩子说,让人心烦是争斗倾轧本身,与争斗者是男还是女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还有,男子的一生和女子并没有本质的区别,也没有多少意思……

※※※※

三日后,桓郁和萧姵抵达了河东郡。

望着城门处熙来攘往的百姓,萧姵只觉满身的疲惫一扫而光。

“河东郡还是挺繁华的嘛,我险些被何大那厮给误导了!”

看着她那经过一番装扮却依旧神采飞扬的小脸,桓郁忍俊不禁道:“河东郡一直都是个繁华的去处,何大是什么人,居然能误导你?”

萧姵甩着马鞭道:“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,从前是绑匪如今是蟊贼……桓二哥,从今日起,咱们是不是该打起精神办正事儿了?”

对于她这样跳脱的思维方式,桓郁也同样早已习惯了。

他轻声道:“如果梁若儒真是打算去北戎,河东、平阳、西河三郡是必经之路。

不过咱们也不用太着急,先进城稍作休整再说。”

萧姵对他的回答不是很满意。

“桓二哥,单是河东郡就这么大,咱们总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吧?

而且我这么随便往城门口看了看,就发现了好几个不是中原面孔的人。

似这般鱼龙混杂,如何才能查出那些人的踪迹。”

桓郁道:“这十多年来,大魏总体上来说是安宁繁荣的,因此周边国家的商贾都喜欢来大魏做生意。

三郡皆位于大魏边境,不仅其他国家的人极为常见,有些人还在这里开设了店铺。”

萧姵是那种一点就通的人。

她把马鞭一点点绕在手腕上:“流云国一直视大魏为仇敌,想来这些开设店铺的人中,应该不会有流云国的商贾。”

桓郁道:“何以见得?北戎与大魏的仇恨更深,不也一直都与大魏有贸易往来么?”

萧姵歪着脑袋道:“公子这是在考校小人的学问?”

桓郁笑道:“若是答得不好,本公子扣你月钱。”

萧姵做了个鬼脸:“你和小五哥一样都是小气鬼!北戎地广人稀,那里的人很少种粮食,基本都以放牧为生。

若是不与大魏做生意,他们的马匹牛羊卖给谁,又拿什么换粮食和生活必需品?

大魏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,他们总不能永远都只靠抢吧?

而我大魏正好又缺乏马匹,索性就用粮食布匹茶叶等物资去和他们交换喽。

至于流云国,虽然我也不知道那里主要产些什么东西,但想来应该都是大魏并不急需的。

既如此为何要与他们有贸易往来?让他们赚大魏的钱来攻打大魏么?”

桓郁点点头:“小九说的很不错,不过这么一来,咱们该如何寻到流云细作的踪迹?”

萧姵非常不雅地翻了个白眼,这家伙真是考上瘾了!

“桓二哥与流云国的人做了十几年的邻居,对他们的各种习俗应该非常了解。

你可知晓流云国的人最喜欢吃什么,或者可以说他们最擅长制作什么吃食?”

“烤肉。他们的烤肉结合了北戎、离国、大魏的特色,让人回味无穷。”

萧姵笑道: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进城吃烤肉去!”

桓郁踢了踢马腹,两人随百姓们一起进了城。

心意相通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。

桓郁活了十七年,这样的经历屈指可数。

萧炫算一个,两人初次见面便引为知己。

但他们二人相处的机会太少,感触并没有那么深。

萧姵也算一个。

因为她年纪小又是个女孩子,桓郁之前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妹妹,或者说是弟弟更为贴切。

可就在方才,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心意相通的美妙。

流云国苦寒且多山地,粮食产量极低。

那里的人和北戎一样,也以肉食为主。

因为与多国接壤,又经过几次人口迁徙,流云国的饮食融合了各国的口味,尤以烤肉最为美味。

虽然流云的商贾没有机会到大魏开设店铺,但他们烤肉的手艺却在周边几个小国家流传开了。

有些人脑子灵活,便渐渐把这门手艺带到了大魏。